汉武帝时期黄河决口,他为何还要唱《瓠子》歌呢?

云顶娱乐场

2018-03-14 10:19:24

中原大地一直水患不绝,黄河虽然是母亲河,但是它从大禹治水开始,一直到现代都时不时地会出点问题。据史书记载,汉武帝时期元光年间,黄河在瓠子决口,武帝就派了汲黯和郑当时带领民夫和罪徒去堵缺口,刚堵好又被冲毁了。丞相田`的封地在黄河北边,黄河决口不影响他封地的收成,于是就对武帝说:“江河决口都是上天的安排,不易凭人力堵塞,即使勉强堵上也不一定应合天意。” 而那些看天象的和用法术的方士也是这样认为,因此武帝很长时间都没有再管决口的事儿。

不过瓠子决口之后20多年间,每年都因为黄河泛滥没有好收成,尤以梁地和楚地为甚。汉武帝此时已封禅巡礼祭祀山川。第二年,天又大旱,武帝又派汲仁和郭昌征发几万士卒去堵瓠子的决口。不仅如此,他还亲临黄河决口处,在河里沉下白马玉璧,并下令所有官衔在将军以下的官员都去背负柴薪堵塞缺口。当时由于附近缺少柴薪,东郡都烧草,只好砍下淇园的竹子来做堵缺口的桩基。可是瓠子决口不好堵,武帝忧思伤神,于是作歌吟唱道:“瓠子决口啊,怎么办呐?浩浩荡荡啊,州县都成了河,全成了河啊,大地也不得安宁。吾山都挖平了,决口还是没堵住啊。吾山挖平了,巨野到处是水,鱼儿都遍地游啊,水已迫近天边。黄河原道驰坏了,离开了正常的水道,蛟龙都驰骋远游啊。回归原来的水道吧,神啊请你广行庇佑,不来封禅哪里知道外面的水灾!替我告诉河伯啊,为什么这样不仁慈,泛滥不停啊,愁死我们这些人了。淮水和泗水都满了,长久不回正道啊,但愿水流变缓慢。” 还有另一首歌唱道:“黄河浩浩荡荡啊,急流难疏。放下竹索\\石啊,沉祭美玉,即使河伯答应啊,柴薪也不够用,柴薪不够是卫人的罪过。柴薪烧没了啊,拿什么去防御水患!砍下林中的竹子啊,打桩立石来填塞,宣房堵塞成功啊,万般幸福都到来。” 就这样终于堵住了瓠子的决口,并在其上修筑了一座宫殿,叫做宣房宫。后来为引导黄河北流又修了两条大水渠,恢复了大禹时期的水道,这样危害20多年的水患终于平息了,梁楚两地恢复了安宁。

从那以后,汉朝掌权的人都十分重视水利,之后又修筑了很多水利工程,但是这些都比不上宣房那么有名。